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主人生

探讨人生真谛,沟通你我心灵!

 
 
 

日志

 
 

【转载】捍卫社会主义制度 避免战争浩劫  

2015-12-06 16:3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人类进入私有制社会,就“人世难逢开口笑,上疆场彼此弯弓月。”就战火不歇,流血遍野,人类的灾难就此开始了。中华民族自从夏朝开始了家天下的私有世袭制,夏商周秦汉,唐宋元明清,每次改朝换代都是以亿万人民的生命做铺垫。可以说,夏以来的历史完全是用人民的鲜血写成的。

      《仆辞》书中记载,夏商各种战争61次,而《春秋》记载,春秋时期242年间,各种战争总计448次,到了战国时期,仅大规模的战争就有222次。

       秦统一六国,将六国的兵民杀死过半。秦人好战,他们左手提着人头,右胳髆加着俘虏追杀对手。司马迁记载,秦国攻魏杀34万人;战五国联军杀8.2万人;伐韩杀27万人;击楚杀10万人;灭赵杀51万人------。

     秦国的暴政导致农民起义战争。秦末前有2040万人,到汉初,原来的万户大邑只剩下两三千户,消灭了原来人口的70%,大城市人口只剩下20%多一点。西汉刚建立时,皇帝想找四匹一样颜色的马驾车都找不到,战后的惨状可想而知。

      西汉经过文景之治,国家积聚了一定的财力物力和人力,但汉武帝伐凶奴,又将财富耗尽,人口又减去大半。西汉末年混战,全国人口由公元2年的5959万到东汉初公元57年,只剩下2100万,损失65%。其中西安人口从68万减少到28万;绥远县最悲惨,从69万人减少到2万人,损失97%。至今想来都令人心颤。

      三国混战从公元156年的5007万人,到公元208年赤壁大战后,全国人口只剩下140万,到公元221年只剩下90万了。98%的人被杀死,曹操当时就说,三国大动荡活下来的人只是原来人口的1%。“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余一,念之断人肠”。

       三国归晋后,八王之乱历时十六年之久,死亡人数达数十万。南北朝混战齐代时有469万人,到南陈灭亡时只剩下200万人了,损失57%还多。混战致使中华大地白骨遍野,惨不忍睹。

       隋朝24年,黄帝杨坚的次子杨广发动宫廷政变,杀死了患病的父皇和太子扬勇,霸占了父亲最喜爱的陈夫人。他扩建皇宫役丁20万人,修运河役夫543万人,三次进攻高丽更是死亡无数,从公元611年到628年十八年间兵变民变和宫廷政变累计136次,有50人称王称帝,均统兵十几万以上,各据一方,互相残杀。全国人口由公元606年的4602万到639年锐减到1235万,73%的人被战争夺去宝贵的生命。

      唐朝的安史之乱历时五年的残杀,使黄河流域萧条凄残,人烟近乎断绝。全国人口由公元755年的5294万降到760年的1699万,杀死68%。黄巢起义战争浩劫更令人心惊胆战,黄巢的军队所到之处百姓净尽,赤地千里。《旧唐书》记载,黄巢率军围陈州,没有军粮吃就吃人肉,建立了供应军粮的人肉作坊,流水作业,日夜不停,将活生生的人投入巨舂,顷刻磨成肉泥。陈州四周的百姓吃光了,就到河南许、汝、唐、邓、孟、郑、汴、曹、徐、兖州数十州抓捕。黄巢占长安,其部属杀人满街,巢不能禁,待到官军反扑长安,一城百姓完全站到官军一边,“巢怒,纵兵屠杀,血流成川,谓洗城”。黄巢反唐,《旧唐书》记载黄巢起义难免失真,但战争的残酷毋容置疑。

      唐末五代十国58个皇帝有42个死于非命。自秦后所建立的三十多个朝代的开国之君出身游民和社会下层的约占一半,五代十国的开国之君十有八九是兵痞无赖、流浪汉,多数心狠手辣,杀人成性。这种人当政老百姓在水深火热中受煎熬那就是难免的了。

      宋朝赵家江山是通过陈桥兵变,黄袍加身取得的,没有造成流血死亡。但金元灭两宋全国人口从1122年的9347万人,到公元1274年只剩下887万人,损失率达91%,相当悲惨。

      蒙古人灭花刺子模屠杀了约100万人;灭西夏屠杀80余万人。蒙古人两次西征凡有抵抗即屠城,共屠城数百座。整个中亚被蒙古人搞成一片废墟。忽必烈屠杀汉人1800万,中国北方90%的汉族平民惨遭种族灭绝。四川在遭受蒙古人屠杀之前约有200多万人,屠杀之后仅剩下80万人。蒙古军攻开封,由于逃难入城者太多,致使“米升直银二两。贫民往往食人殍,死者相望,官日载数车出城,一夕皆剐食其肉净尽。缙绅士女多行丐于街,民间有食其子。锦衣,宝器不能易米数升。人朝出,不敢夕归,惧为饥者食。”“开封被攻破,七八日之中诸门出葬者,百余万人。内外死者百万计”。“汴京大疫凡五十日诸门出死者九十余万人”。以上三个数字相加合计约350万人。在蒙古人的统治下,中国丧失了7000万人。蒙古帝国在中国境内的种族灭絶被《吉尼斯世界记录大全》记录在1985年版。

      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出身贫寒,小时侯出家当了和尚,从军后从士兵到统帅,他东征西讨,杀来杀去,先征服了汉人,后又征服了蒙古人,夺得天下后,他大杀功臣。据史书记载,胡惟庸、李善长、蓝玉三案总共杀人十多万。他在位三十年,杀了20万人,所有功臣基本上被杀光,连小时侯一起放牛最不恋权的好朋友徐达也未放过,冷酷无情达到了极点。

      明朝最著明的酷刑是“剥皮”。朱元璋出生在穷苦人家,他最恨贪官。朱元璋在各州县设有“剥皮亭”,官员一旦被指控贪污,无需审判即被剥皮,悬皮于亭中,以示警戒。他惩治官倒如空印案、郭恒案,数万人被连累致死。因贪污罪名死于监狱或被判刑的每年都有数十万人。但明朝最终仍然陷于腐败的泥潭而不能自拔。由此证明。在私有制度下,杀人再多也是无法治愈贪污腐败这一恶性肿瘤的。

      朱棣比起乃父毫不逊色,他夺了亲侄子的皇位,导致几十万人战死沙场。建文帝宫中的宫人被枉杀1.4万人,几乎被他杀光。他将忠于建文帝的旧臣方孝孺等人全部杀死,仅方孝孺一家灭九族就杀掉873人。在这次大残案中杀死的宫女就有3000多人。

      明清更迭自李自成起义到吴三桂灭亡,混战五十四年,明末人口约一亿人,到清世祖时全国只剩下1400万人,锐减86%。清朝时期白莲教起义和太平天国起义又是两次人口大灭杀。白莲教起义前全国人口已达3亿940万人,起义后是2亿7566万人,相互残杀1亿1000万人;太平天国起义洪秀全领导的太平军六年牺牲4000余人,而内讧中杀死2万人,“洪扬之变”导致十几万人被杀。1864年曾国藩率湘军入天京后,杀害数十万人,整个天京城 3万多将士无一投降,全部被杀或自杀。太平天国强盛时南京最多有100万人,被曾剃头杀了十多年以后,到光绪登基时,南京只剩下不到50万人了。太平天国起义前的1851年,全国人口是4.3亿,失败后的1863年只剩下2.3亿了。一场农民战争,全国损失2亿人,比当时的全美国人口还多。战争的残酷真是令人不寒而栗。

      孙中山先生面对人民的灾难,首先举起民主革命的旗帜,在国内外形势的推动下,袁世凯逼清廷退位,进入中华民国。民初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共产党救劳苦大众与水火,与国民党展开了艰苦卓絶  的斗争。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胸怀为中华民族谋幸福,为世界人民开万世太平的伟大理想,站在历史的前列,作出了走社会主义道路的正确选择,经过二十八年的浴血奋斗,牺牲了二千多万先烈的生命,于1949年创建了社会主义新中国。从此,历史的车轮驶入了通往和平的金光大道。

      自夏朝以来频繁的朝代更迭,刀光剑影闪闪,血雨腥风连连,一次又一次人口大灭杀,接连不断的战争浩劫,毫无疑义的证明,私有世袭制度是最不公平的社会制度,因为财产私有世袭,必然地导致权力世袭,没有财权就没有人权。这种大多数人没有财权和人权而被极少数人统治的私有世袭制度存在着巨大的贫富差别,存在着严重的不平等,存在着绝大多数人难以忍受的剥削和压迫。哪里有剥削和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所以,这种制度极其容易引起战争。要想从根本上避免战争,就必须消灭这种极不平等的私有世袭制度,建立人人平等的生产资料公有的(生活资料私有)社会主义制度。只有公有制社会,才能做到天赋财权和天赋人权。公有制才是世界上公平的社会制度,才是避免战争通往和平的正确道路。这就是历史的结论。 

       资本主义制度只是强过封建社会的一种私有制度。封建社会是进步停止的社会,资本主义会发展,但不是无限的,它的发展在人与自然的关系方面,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全球性的资源和环境危机;在人与人的关系方面,已经造成全世界民族之间的巨大的贫富差距和越来越紧张的关系。它的发展纯粹是弱肉强食的森林法则,完全违背了人类的发展靠优势互补,靠团结合作的天理。勿容置疑,今天的资本主义已经过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它的代表国美国现有人口3亿500万,国民总财富50兆,总负债50兆,財政赤字12兆,美国已经资不抵债了,已经危机四伏。美国人现在是借穷国的钱过富日子。美国一两家金融机构出问题,让全世界跟着受牵连,致使全世界人民为他们买单,这充分暴漏了它掠夺剥削的本质,这种邪恶的私有制度就是制造战争浩劫的祸根。二战以后,大规模的战争都是资本主义的美国发动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等等。只要美国不改变资本主义制度,它就不会停止发动战争,死亡的威胁随时都可能降临到世界人民的头上,这个绿色的星球就不会有和平的环境。

      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基本上都是信仰基督教、伊斯兰教或佛教。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都信仰马列主义。基督教和伊斯兰教追求的自由平等博爱的理想世界就是马克思主义说的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美好社会。佛教说的普度众生,就是马克思主义号召的解放劳苦大众、解放全人类。“理同出一源,道并行不悖”。

       但信奉同一宗教的同一个民族之间不断发生的流血冲突说明宗教文明不能给人类带来和平。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在基督徒之间发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在亚洲战场上,都是在传统的佛教国家进行的,而且出现了日本侵略者屠杀中国僧人的恶行。中东阿以冲突、两伊战争、英国和爱尔兰的矛盾、美国轰炸科索沃、伊斯兰之间刀兵相见等等,说明信仰同一宗教的国家之间不会避免流血冲突和相互残杀。信仰不同宗教国家之间的战争就更多了。耶路撒冷是宗教圣地,那里的异教徒之间的战争几乎没有停止过。

      宗教出现在资本主义之前,宗教和资本主义没有必然的联系,但事实证明,资本主义制度和宗教结合存在着先天性的致命缺点,物质和精神的关系无法和协统一协调发展。而且宗教极易滋生邪教,被贪财谋权的恶人利用而引起战争。美国的人民圣殿教、法国的雷尔教,都是打着宗教的幌子闹事。中国东汉末年的黄巾起义,源于元朝灭于清朝的白莲教起义,清末太平天国起义,都是打着宗教的幌子发动战争的。

      马克思主义反对一切形势的迷信,讲为人民服务,绝对不要求人民跪倒在其面前歌功颂德。马克思主义靠科学真理团结人民而不是靠拉帮结伙利用人。在维系不同民族团结、维系世界和平与稳定上绝对优于各种宗教。信仰马列主义的社会主义国家之间基本上没有战争。有人可能会说,中苏珍宝岛战争、中越边境战争不是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战争吗?其实,珍宝岛战争是苏联变修、中越边境战争是在走资派掌权后进行的,已不是马列主义的社会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是不会发动这种战争的。前苏联和南斯拉夫还是社会主义制度时,民族是和睦团结的,各民族之间绝对想象不到会有战争,但是,马列主义在这些国家的退却,各民族之间的纽带顷刻断裂,而取代马列主义的是宗教,取代社会主义的是资本主义,于是,前苏联和南斯拉夫在极短的时间分裂,民族之间很快发生了流血冲突,战争给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事实证明,只有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加强各民族之间的团结,才能够消除不同民族之间的隔阂和矛盾,才能够给世界带来安宁与和平。

      号称自由世界的美国视社会主义为洪水猛兽,它撕下温情脉脉的面纱,穷凶极恶的阻挡社会主义的发展。资产阶级为维护自己的利益做最后的挣扎可以理解,遗憾的是人性自私的劣根性在帮资本主义的忙,受蒙蔽的愚昧无知的无产者正在刀割自己的喉咙,真正为夺取无产阶级的全面胜利而坚持继续革命,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的革命家,人民利益的真正代表得不到真正的理解与支持,走资派的诱骗使愚民上当受骗,在改开的赞扬声中,全国人民勒紧腰带积累的财富已被新兴的资产阶级、新权贵、贪官侵吞窃取大半,社会主义的中国正在泥泞中挣扎前行。走资派的倒行逆施已使当今的中国乱相环生,已在中华大地种下了战争的火种。这不仅是全国人民的灾难,同时也是共产党的灾难。搞资本主义的共产党人是没有出路的,离开了社会主义,共产党就丧失了存在的必要性,如果党的高层领导不坚定的走社会主义道路,搞口头上的马列主义,实际上的资本主义,一定会招来灭顶之灾。搞资本主义是不需要共产党人来搞的,共产党搞资本主义实际上就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就是把自己的子孙后代送往死亡的深渊。秦始皇就是前车之鉴,秦始皇能征服六国,但他不能战胜人性的自私和贪婪。贪图无限权力和无比财富的大大小小的新赵高们会像赵高断送掉秦始皇子孙的性命一样,断送掉走资派子孙后代的性命。贪财恋权不会给子孙后代带来永久的幸福。因为私有制社会财富的流转和权力的更替是不会停止的,在无休无止的争夺中没有常胜者。只有社会主义公有制才能避免争夺,才能避免战争,子孙后代才能永享安宁。利欲熏心、鼠目寸光的走资派该清醒清醒了。

      苏联的失败已经让世界人民失望,中国的社会主义保卫战一定要打赢,绝不能再让世界人民伤心了。全体共产党员和拥护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的人民,请拿起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的武器,去勇敢的战斗吧!社会主义的大中华定能光耀全世界,让这小小的星球永远沐浴和平的阳光。让我们冲破黎明前的黑暗,迎接光辉灿烂的明天吧

纪玉龙

2010年6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